钢铁大地!!!LUMINGLAND

漫画人 陆明 的网站 luming's website

三年

时间,2014 至 2017。

一切的重新开始,要从2014年的春天说起。

我是一个生存在自己世界中的人,那个世界美好,无垠,善良。所以我的心是一团华美的火焰,所以他脆弱。每一次我的身体被这个世界的风雨摧残,火光也都在震撼中飘摇。久而久之,体肤上的伤痕重重结痂,累积成了铠甲,保护着另一个世界中真挚的火焰。

2014年的春天,一段两年多的情感经历在阴暗的天空下结束,我把自己锁在了她曾经关起门一个月的房间里,每一分每一秒的感受她曾在这个空间里感受过的痛苦与悲伤。

然后一个悲伤而愤怒的野兽从我的心中燃烧起来,烈焰从我的每一片皮肤中暴虐的撺掇出来,再泼上成斤成斤的酒精,将整个这操蛋的世界都毁灭!!!!!!!!都撕碎!!!!!!!!!!!!!!!!!!!

那一年,我进了监狱。在我马上要去欧洲参加画展的前夜,完全喝断片儿的我在机场殴打了一个陌生人和六个防暴警察,然后是两个月的看守所时光。十一的时候,我们被授予看电视的权利,看着新闻中在天安门广场盛开的花朵与面露幸福喜悦的人群,我望向五米高的铁窗外三十公分的湛蓝色,我告诉自己,忘记希望。

出狱的时候,已是秋天,我穿着短袖短裤站在西直门桥头,望向北方,对这个世界彻底心灰意冷。

我开始继续工作,仅仅是为了偿还那些还惦记我的友人。并用本能活下去。火苗残存一熄,铁衣锈迹斑驳。

新的工作,让我暂时忘记,曾经有她陪伴的作品。

那一年的冬天,我重新回到欧洲,这次,是一个小小山村,Bellegarde。

belle,拉丁语中美丽的意思,garde,是士兵,守卫者,是勇士。在这个美丽的法国瑞士边境的小山城中,在他的中心花园,那一年的冬天,我被重新救赎。因为我看到了这浩瀚苍穹中最美丽的一颗星,她的美丽,重新点燃了我心中一息尚存的火焰,让光的烈焰重新冲入漆黑的天际!与她,与那美丽一起,划破无边的夜!将每一寸地平线染成紫色,带给这世界光,与热!!!

那是一对眼睛,jane的眼睛!!!!!!!!!!

我们坐在中心花园的长椅上,抽着3欧元一包的香烟听夜莺的歌唱;我看她在里昂的酒馆里欢笑着跳50年前的摇摆舞;在凌晨的山顶,她的眸子反射出整个宇宙的光华。

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来自中国的监狱,她却完美无暇。

但是一切都改变了,是那一刻,让我重新开始,坚信美好的力量

追逐远方的光的战马,踢开荆棘与沙砾,留着鲜红色的血,蓬乱的毛发在逆风中被推成山脊的形状,重新扬起残破的肢体,向前!

向前!!!!!!!!!!!!!!!!!!!!!!!!!!!!!!!!!!!!!!!!!!!!!!!!

2015年,2016年,两年的时间,我做了很多。我将我的心与身体衬底分离。我的漫画与油画创作变得彻底与这个世界无关,不在乎读者,出版商,欣赏者,只对我心中的火焰所栖息的那片美好的世界负责。他们,是绝对纯净的,我要至清,不要鱼。如果有人还是喜欢他们,就是我的朋友。

2016年底我的一个伙伴与我一起成立了一个公司,因为都叫“明”,又是一家数码特效公司,所以叫做“北京明迪传媒”。我将全部的电影广告工作移植到了这家公司的业务范畴,从那之后我不再穷困,我可以实现一些生命中边角料的愿望与诉求,比如一台哈雷戴维森,任何一把电吉他。这个公司对我而言,代表了我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身体,它维持这个器皿的存在,仅此而己,绝不更多。

从此我的生命一分为二,在这个世界奔波,在那个世界享乐。

黑白分明,色彩斑斓,各自有力!!!!!!!!!

2017年初,我第一次做了电影的美术指导。我很喜欢这个科欢小说改编的作品,我会和我手下的孩子们把这个作品做好,好的艺术品,都是和我的那个世界相关的,他们是这个世界与那个世界的纽带。是通往天堂腾格里的阶梯。

我现在感觉很好,我也找到了我爱的姑娘,每天喝一杯咖啡,骑着我的契丹号去公司和孩子们一起游戏着完成我们的电影。在夜深人静后,拿起笔继续画我的漫画,将那个世界的美好展示给浩瀚星空与爱他的人。然后我会在一个夏天骑着骏马迎娶我的新娘。有我们自己的孩子。

然后偶尔回过头,看那片彩色的夕阳。

谢谢你,那张长椅。

谢谢,每一双,美丽而善良的双眼。

 

 

                                                                                                陆明

                                                                                        2017.春.京

年末汇报!

嘿,大伙儿。好久不见!

不是我不更新,着实是这下半年忙得不可开交!筹备自己的画集《满江红》,画没画完的漫画故事,给神秘的大项目做设计,为徐克导演的新片画概念图,给朋友的公司做雕塑等等。也因为先现在我的创作越来越多向化,所以版权就不能老控制在自己手里了。希望大家可以体谅。
汇报就是汇报,上图!

2010下 工作篇:

《国人志》
image
这是为原创漫画杂志《国人志》第二集做的封面,相信在这几个月下来很多人也对他们有了了解。没有别的好说,多多支持吧!不容易!!!

《SMOKE OUTSIDE》
image
这本我策划和创意的漫画合辑因为我的“游戏人生”而无限制跳票了,现在只有这张帅气的海报还在坚持。我为我的随性与不羁向多年来被我拖过稿的各个出版商与责任人表示歉意,内疚,与深深的遗憾。但我并不后悔,也不会改变。我只会出更好的作品。

《XXXXXX%&$&(@%^*%@&^$!》这个吗。。我什么都不说。。。。
image

《龙门飞甲》
image
徐克导演的最新电影作品,我是去做概念设计,因为这部电影正在拍摄,在这里不做更多介绍。只是想让大家知道,徐克就是徐克,牛比不解释。这次的新片对得起这两个字。请期待!

《狄仁杰之通天帝国》
这部徐克导演今年的大作很多人应该多看过了。去年夏天我一直在做这个片子的概念设计。现在影片已经上映,拿出一些来经过修剪的给大家瞅瞅。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这个么。。。。。我是左一。。。。。)

贺图与涂鸦
现在我只要是用电脑画画就是PS和ART rage。PS不用说了,CS5高效,快捷,强大!ARTrage这个当初的油画小软件经过了几代的升级和进化,系统与引擎都得到了质的升华,现在已经是当之无愧的CG领域仿真实绘画最强!我很庆幸终于可以抛弃引擎糟糕效果鸡肋的PAINTER了!!!
ARTRAGE
image
PS
image 

 

 

 

《骑士宣言》
7年前的未完成的旧作的重新扫描版,不日会发表在“老一代漫画家”胡蓉女士办的漫画杂志上。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2010下  生活篇:

7年前  这是7年前的我,我不想对此发表任何评论。。。。。。。。
image

这是今天夏天的我。。。。。
image
(我对我的改变一点都不感到遗憾。。。。。。。。。。。。。。。。。。。。。。)
不知道是因为年纪的增长还是性格使然的孤军奋战,每每结束了一段外地的旅程回到北京,开始规律正常的城市生活,就会不时隐隐感到平淡中渗透出来的孤独。即便身边仍然有着可爱的姑娘与志同道合的朋友,可本质上脱离集体生活的状态仍然让我在路上的心胸得不到充分的扩张。血液中没有自由的涌动,即便混合了大量的酒精也仍然达不到沸点。许是我注定属于蓝天白云和青草。这城市的笼牢禁锢着我的身躯,让我连呼吸都不得通畅。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于是这龙盘虎卧的一坑浑浊深潭更让自清之人厌恶!
当然,另一种可能是我在等待。等待什么?
翅膀硬了

8月
作为一个28岁的男人,总是感觉生活中少些什么。好身体?尊严?艺术?朋友?女孩?酒?车子?房子?钱?又或是刚出的电子游戏和最新款的短袖衫?审视着我拥有的东西,它们中的很多就在那里却又好像随时可能离我而去。是什么让我可以在身边留下更多的财富?应该是一颗正直,坚强,勇敢的心!

开门八极拳 小架 撑捶
image 

 

 

 

我的兄弟们
image

我的狗
image

我和我的狗
image

我的窝
image

我的琴
image
9月 北京 MAO 逻辑失控 X 陆明
一直以来,我都在为自己身边有着众多的牛比朋友而自豪。其中就包括我的良师益友,赖今荣。小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刚刚抱起吉他作者摇滚英雄梦的高中毕业生的时候,在一家琴行里认识了快大我10岁的他。与很多“搞摇滚”的无知痞子不同,小赖对生活抱有一种善意的执着,善意使他极其容易被人接受,执着让他的音乐充满力量。小赖的乐队叫做“逻辑失控”,在北京的摇滚圈子里当之无愧最牛逼的金属乐队。通过小赖,我也陆续的和逻辑失控其他成员成为了朋友。我们共同爱好中啤酒和北京甚至超越了音乐,于是我们觉得,这种爱好,就叫做摇滚!!!

演出前的排练   左起–嘉宾吉他:陆明 /吉他:赖今荣/主唱:周淼/吉他:小乐
image
鼓手:周昊
image
贝司:亚楠
image

演出前的各种聚
强大的摄影师三儿先生/喝不完的周淼
image
漫画经理人与出品人仔仔先生。。。。。。。。。。
image
摇滚并不坏,有志青年 北京!
image
乐队成员与家属齐乐融融
image
上台倒计时!!!!!!!!!!!YEAH!!!!!!!!!!!!!!!!!!!!!!!!!!!!!!!!!!!
image

演出开始了。。。
所有的人!!!噪起来!!!!!!!!!!!!!!!!!!!!!!!!!!!!!!!!!!!!!
image
今天的嘉宾,我们的哥们儿陆明!!!!!
image
我终于和我的老师赖今荣同台了!!!
image
双飞!!!
image
OYEAH!!!!!!!!!!!!!!!!!!!!!!!!
image
跳水!!!!!
image
游泳!!!!!
image
走着!!!!!!!!!!!!!
image

演出后
失控的采访!
image
接着聚!
image
葫芦娃大战阿童木!!!!!!哈哈哈哈哈哈!!!!!!!!!!!!
image

10月
河北 XX 《龙门飞甲》剧组
6年前,经过朋友介绍,我认识了导演徐克。这两个字的后面是《倩女幽魂》《笑傲江湖》《新龙门客栈》《黄飞鸿》《刀》,还有那个新武侠电影的黄金梦。记得以前教电影史的老师讲过,在华语地区的导演中,徐克的地位要远远高于其他人,因为他是唯一创造了一种类型片模式的人。04年在北京徐克导演的住家楼下我第一次和他见面,导演说他有很多故事并不适合做成电影,希望有人可以为他画成漫画,因为他本人对漫画的热爱也是颇深的。当时我并没有全然应允,因为在漫画的创作上我坚持用生命中有限的时间来实现我自己的那些生长过剩的灵感。我没有剩余的经历去为他人用钢笔筑梦。虽然那次的会面没有得到什么结果,但是我却已经被导演身上放射出来的气场吸引。那是一种让你特别希望跟着他做些什么的期盼。
后来导演完成了他的电影《七剑》,一家广州的公司代理了电影的漫画版权,它们找到了7位国内的漫画人来完成这本书,其中就有我。这是第一次与导演的合作。第二次是一年前,导演在筹拍电影《狄仁杰》。又是经过朋友的介绍剧组找到了我来设计最后一场佛像坍塌的戏的视觉效果。我兴奋地接受了,当我奔赴酷热的横店,放下背包进组后,导演的一句“好久不见,你胖了”让我更是倍受感动。而真正使我感到快乐的,还是投入到拍摄时的那种状态。我喜欢电影,参与一部电影,而且是牛逼的电影的拍摄中,对于一个影迷来说,再奇妙不过了。我喜欢交朋友,大家一起为一件事情努力,付出。累了,讲个段子哈哈大笑,休息的时候,一起坐下来开怀畅饮。我的工作本来是在办公室里完成的,可我总是要到现场完成。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开始跟着大家叫导演“老爷”。
今年全世界都在被AVATAR的3D效果震撼,80年代就请来工业光魔参与拍摄的老爷则在大家都还在电影院里带着墨镜张大嘴巴之前就开始了对最先进技术的实验,这次的《龙门飞甲》夹着新武侠的旧梦与最新的3D技术在大沙漠里俏然的复活,我仍然有幸参与。复何求呢?
image

咱都多吃点儿!
image

北京公交是王道。。。
image

大沙漠里的工作站
image 

 

 

 

燕山,水漂
image

“龙门飞甲!!!!!!!!!!!!!!!!!!!!!!!!!!!!!!!!!!!!!!!!!!!!!!!!”
image

老爷,牛比不解释
image

《千年》

履行我的承诺,现在将08年的短篇漫画《千年》发布出来。看了最近朋友们的留言,非常的感动。我这个被身边的亲人朋友说了不是一次两次了,太注重精神世界,而对挣钱钻营等事庆不屑一顾。使得自己不是挥金如土就是身无分文,这让很多年长的人看起来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没有办法,我就是这样。所以,我还是10几年前你们在《少年漫画》上看到的那个披荆斩棘的我。只是现在人生路上荆棘越发的丛生,我想这是因为我们的走的更深了。所以每个安静的夜晚,我会拿起笔,放下刀,站在这纷乱的灌木丛林中停下来,抬起头,看看远方温暖的星空。我的漫画,也是描写那片绚烂的瞬间。希望你能懂,同路人。

《千年》是个只有20几页的短片,但是酝酿他却用了十年。十年里我在发掘着自己的根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或张扬洒脱,或中庸圆滑,抑或苟且鸡贼。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形形色色。尤其在当今愈发物欲横流的时代,习相甚远的每个个体就更加孤立。我们就这般如虫蚁掘食一样,仅仅为了生存下去,而理想只是生存的更爽?那么人何以为万兽之灵哪?我真的不信,而且那样的生活我也一点儿都不爽。

甚么是缘份?在一个睡眼惺忪的下午,上网胡乱猎奇一番,撞到了5000年的中华历史。

九年义务教育期间,我把时间都花在了画画和胡闹上,与很多每天埋头苦读的同龄人一样,我们什么都没学到。莘莘学子,十年寒窗,背下了无数的公式和单词,像是未成年的士兵,负重百斤的行装却没有配上一把枪,听着口口相传的号令,赶赴自相残杀的沙场。正是出于对这条路线本能的反抗,那些教科书一直是我的敌人。我自己的学习知识生涯是从上第一个大学的时候开始的。那时候我已经画了几年的职业漫画,也就是《我的旋律》之后的日子。《我的旋律》是我的少年生活的汇总,画画,摇滚,热血,孤独,暴戾,纯情。在这些情感和文化元素一股脑的倾斜在《我的旋律》里以后,我空白了一阵子。那些时间里,我开始寻找和遇见生活中新的故事。最着涉猎的愈加广泛,一个新的领域深深吸引了我。那就是历史。

男孩子,舞枪弄棒爱打仗。因为绘画的缘故,与其他人相比,我更多了一份对武装武备的热爱。第一次注意到明光铠,是儿时的小儿书。后来高中的时候铁巢漫画社的经营者希望我画一幅中国古代武士的宣传画,那是我第一次用画笔去描述那封沉久远的传奇。明光铠,也许不是这个行星上所有的铠甲中最坚固的,但绝对是最华美,最有气魄的。它诞生在隋唐时期的中华大地,直到明朝才消失在战争的硝烟之中。至今都可以说是最完美的武装。
想像一个这样的场景:
西方摇远模糊的天际线下,来自塞外的单于后裔,全身裹着生铁片和动物内脏穿插编织成的甲胄,疯狂的催促着他们的战马。戈壁的黄沙被他们的铁蹄成片的掀起,还没等落下,就随着全副武装的野兽径直冲向河套东方的长安。
这些野兽挥舞弯刀,心中对美丽和辉煌的扭曲的欲望沸腾开来,席卷了一个又一个边境的村镇,所到之处,男人和孩子被杀死,女人被侮辱然后吃掉。血,溅在了这些凶手颧骨高耸的面颊上,淡黄或者淡蓝色的瞳孔里。
这只强盗组成的军队在一个黎明推进到了阴山的脚下,这里曾经是他们的祖先风吹草低现牛羊的牧场,而今天,却被中华大地的士兵守卫。城郭之外,手持黑铁锻金唐刀的三千守军挡住了强盗们的上万铁骑。从东方升起的太阳越过了山峰,在强盗身后的浅滩上抹下了一片金色。山谷中屏气凝神的两军士兵静止着,等待着。。。
守军的将领,骑在白色的汗血宝马上耸立在他的部队最前方。因为背光,无法看清楚他的脸庞,可初生的朝阳却在他的
天宝龙腾凤翅金盔上勾勒出了耀眼的轮廓;兜鍪边是被山风鼓舞的大红披风;两只青铜雕凿的虎头吞肩兽泛着金光,结实的扣住他的双膀;虎口下是漆成血色的牛皮包边的黑铁穿插的山纹甲胄垂于两臂;手肘处绑定红黄两色皮甲;右手持丈八唐大刀;胸前,一整片朱砂皮甲上,镶嵌着两片硕大的铜镜;从前襟中伸出的两条蓝色麻绳穿过并压住胸甲,在中庭打上一个结,向后背盘去,紧紧地勒住胸甲后面套在整个上半身的山纹甲;两腰间,是咬住皮带的狰狞威武的铜制麒麟面颊护住丹田,宝剑斜挎。
在朝阳升上当空,山谷一片金色的时刻,这位威武如韦陀在世的将领策马横刀,胸前的两口铜镜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耀眼的明光,阴山守军部队,万剑齐发!!!燕翅排开的强盗的上万大军被打乱了阵脚,全身被生铁铠甲包裹的重骑兵,不能控制自己在强光刺激和山谷里折射的箭雨声中受惊吓的战马,而守军就趁着这个机会,用五百匹战马组成的轻骑兵部队冲开了敌阵,与将领同样身着明光铠甲的轻骑兵,肆意的在惊慌失措的强盗部队后方中砍杀,乱了阵脚的前方重骑兵重新整装带马准备冲锋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却是守军一字排开的长矛大阵!重骑兵一一被挑落马下,守军步兵紧跟着冲入战场核心地带,与剩下的其人展开搏杀。。。突厥人的强盗部队,就在这他们的父系祖先匈奴人曾经建起汉帐的山谷里,被砍掉了头颅,结束了抢掠的征程。
这,就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铠甲,大唐,明光铠。

可遗憾的是,所有关关于明光铠,甚至处秦汉,清甲以外的所有中国其他朝代铠甲,都仅仅存在与文献纪录和遗留下来的美术作品之中。我们从来没有这些精美武装的考古实据。也就是从我爱上明光铠,山纹甲,这些传说中的中华武备起,我开始了对我们这个民族和这片土地的历史的追寻和学习。

在当今这个愈发物欲横流的时代,本就习相甚远的每个个体就更加孤立。我们就这般如虫蚁掘食一样,仅仅为了生存下去,而理想只是生存的更爽?那么人何以为万兽之灵哪?人到底何以为人?什么,是中国?什么,是我们这中华民族共同背负的灵魂?历史,在渐渐的给我答案。而我把这些答案,逐字逐句的写在了故事里。我知道的还很少,所以《千年》,只是开始。

--陆明 2010 春

《千年》2008 陆明漫画作品 讲谈社出版

#1
#1

#2
#2

#3
#3

#4
#4

#5
千年#5+6

#6
千年#7

#7
千年#8

#8
千年#9

#9
千年#10

#10
千年#11

#11
千年#12

#12
千年#13

#13
千年#14

#14
千年#15+16

#15
千年#17

#16
千年#18

#17
千年#19

#18
千年#20

#19
千年#21

#20
千年#22

#21
千年#23

#22
千年#24

#23
千年#25

#24
千年#26

这是七年前,《千年》这个故事的原型,是我脑海中的一个画面。
千年-飞

乌兰图雅

这是手头正在画的故事,因为来到横店拍戏,耽误了下来。一个关于草原,爱情,厮杀,美人,骏马的短篇故事。会在法国一本中国古典题材的H漫画和集中收录。我其实对H漫画没有兴趣,只是凑热闹,不过认真坐下来思考的时候,才有了这个遥远而美丽的故事,非常不H。还是老规矩,那边出版了,我会全发上来的。

原稿是丙烯油画+美工钢笔,太大扫不了,用手机凑合拍了。。。

乌兰图雅

蒙古

短篇新作《蒙古》!

boke

一个短篇故事,开始创作他是为了配合法国那边的又一个合辑计划。可就像每次我做的一样,将合作者的要求抛在脑后。。。将其变成完全属于自己的故事。我不得不这么做。呵呵。

故事正在画,一周内会不断更新。

酒罢扬鞭杀燕北 战马留连望云南
云南

《千年》,TATOO,奥林匹亚

马上就要结束法国的工作回到国内了,第一时间要做的是完成短篇漫画《千年》,故事原本的设定是发生在春秋战国时期,但是因为关于那个时期的建筑,服饰,盔甲考据不足,最后不得不把时代改成了蒙古帝国入侵中原的宋朝末年。曾经也考虑过宋朝中期的靖康,但是那个时期的与汉军作战的是辽金,说他们的故事太多了。《千年》这个故事是穿插在历史与现实之中的,主题只有一个:寻找“中国”。几千年来,生存在长江黄河流域的所有民族,为了“入主中原”这个目标,魂牵梦绕;征战沙场;潇洒文采。是那些英雄的的血与佳人的泪,描绘出了“中国”的传说。
在我的心中,中国,是一片地域,是无数勇敢与智慧的灵魂,而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名字。最近一两年网上不断的有人在争论成吉思汗是不是中国人,汉人是不是中国历史上最悲惨的民族,满清入关算不算入侵,应不应该推广穿戴汉服等问题。我会用我的方法来表达我的意思:
刀    英
兵    雄
剑    豪
戟    杰
呼    飞
啸    杨
千    中
年    华
长    大
风    地

染    留
红    得
万    一
里    首
长    悲
江    歌
水    祭

#1
#1-2

在法国我除了为刚出版的新书《北京》做宣传,签名外,还接到了一些惊喜的工作。因为好朋友,出版商让.保罗jean.paul的搭桥,我在一本当地很有名的瘟神杂志上作了一期的专辑,我的另一个好朋友,也是保罗的好朋友,曾经的世界著名时尚摄影师,现在的DEAD SEX INC乐队主唱 Stéphane为我拍摄了一些我的纹身的照片,为专辑使用,另外我还为这本杂志绘制了一些中国传统文身的图案,这条龙便是。我是完全照着山西九龙壁上的黑龙画的,那是我最喜欢的中国龙!威猛,而华夏。
中国
中国-2

在巴黎的时候,受到好朋友Stéphane的邀请,作为嘉宾吉他手参与了他的乐队DEAD SEX INC的一系列演出。最让我们难以忘怀的是7月6号在巴黎Olympia剧院的演出,那里是全法国最古老,也最有名的演出场地,BETALLS,滚石,性手枪,枪花,科本,KORN,LINKIN PARK等所有历史上最有名的摇滚乐队都在这里演出过,这里是法国摇滚的天堂!能够在这里演出,是每一支法国乐队的梦想!那天的演出有好几千的人,当主唱Stéphane呼喊我的名字让我上台的时候,观众头来的是排山倒海的呼喊,虽然我知道这大多数的声音里面是热情的礼貌和之前被音乐感染的激动继续,但是我还是真得很高兴,用当天我们一直在说的话来讲就是:I’S SOOOOOOOOOO FUCKING COOL!!!!!!!!!!!!!!!!!!!!!!!!!!!!!!!!!!!!!!演出结束后,我们把DEAD SEX INC乐队的LOGO贴在了Olympia后台的VIP酒吧的酒廊上,和所有在这里演出过的那些摇滚明星们一起,我们的LOGO,紧挨着BETALLS和九寸钉儿。后来Stéphane告诉我,这一之一是他的梦想! 是啊,现在想一想,那天的演出真得像做梦一样。
所以,所有热爱摇滚乐,喜欢拿吉他而不是拿课本的学生们,继续你们的执著巴!付出总有回报的!!!坚持,总会胜利!!!!!!!!!!

ROCK’N ROLL !!!!!!!!!!!!!!!
Olympia + Lu

2644189676_53b2fc1ba9_o

n711243196_780699_3978

Image 7

《角落的高处》- – 首版!!!

朋友们久等了!就像之前约好的,08年的最新作品《角落的高处》发布!本来想再过一阵子把这个故事画完再贴上来的!因为之前赶着交稿,故事本身压缩了很多,删去了一些之前想好的桥断,因为如此,最后决定以默片的方式来讲述这个故事。既然大家都急着看,就先把这个故事的首版贴上来!这个版本是收录在法国出版的关于中国奥运的漫画合辑《peikin》,“北京”之中的。

他是一个根本不知道奥运这件事发生的北京孩子,游离于群体生活之外的,生活在角落中的人。
可就算是在他封闭懦弱的人生角落中,也会有一个瞬间,因为尊严,而决绝的反抗,在那一刻,他是高大的。

体育,是一种原始的搏击,每一次心脏的血液充斥在爆裂伸缩的肌肉中的时候,一种大于生命的尊严遍隐约的发生,随着每一次的更快,更高,更强,这种尊严被不断放大,让一个人飞翔。

角落的高处

2008-1

2008-2

2008-3

2008-4

2008-5

2008-6

O-12

2008 6 30 PARIS 陆明

——————————————————————————————————–
212

这本书在法国各地签售的时候,我的签名和我的读者们!谢谢你们!!!
coword
coword-1
coword-2

MIMI Special edit

七年前的2004年。在火车上被原作者姚巍架愣着画了这个小故事。作为姚巍当时正在《北京卡通》上连载的长篇漫画《米米》的番外篇。这也是我唯一一次在《北京卡通》上发作品。忘记了是用了一天还是一晚的时间完成的。因为姚巍的原作是偏少女的风格,所以我也就没有太直接的使用自己的强硬画风,向她那边找了一点。但故事却还是很硬!这个故事如今看来有一些幼稚,甚至有些二。但是却是真实。请不要笑,年少的爱情,就是这样。

boys & girls: MIMI Special edit, for u!

 

She’s soooo BEAUTIFUL!!!

She’s   soooo BEAUTIFUL

龙魂

今天是李小龙先生的生日,我想,没有人不知道他是谁。《龙魂》这篇短篇漫画是在几年前李小龙诞辰60周年时候画的。曾经在香港出版过。如果
这个世界真的有神明,我想他一定是其中之一。也是最帅的。哈哈。仅以这篇漫画,表达我对这位人间的英雄的尊敬和宿愿!希望他年轻的英灵
和独立的思想永远的在后辈们中继承和传播!!!

《龙魂》

被遗忘的《我的旋律》 A Memory Of 《MY MELODY》

 


之前的一段时间,一个朋友在为法国的一家出版社代理出版中国内地的原创漫画作品。因为我唯一出国的单行本只有《我的旋律》,于是这次合作开始了。

 

在决定出版法语版的《我的旋律》后,我首先要做的工作就是将《我的旋律》的全部原稿重新扫描。因为这部作品在2003年内地第一次出版的时候,只是全部原稿的一半内容,而这次的法语版是完全的版本。于是,在扫描的过程中,我再一次的回顾了这部被遗忘的心血之作。
《我的旋律》是在1999年的秋天开始创作的。2001年夏天结束在《少年漫画》上的连载。创作这部漫画的原因是因为一个朋友的死。我当时和所在乐队的朋友有过一次对死亡,对自杀的讨论。这次讨论只是我们无数的讨论中的一次,但却被我记住,油然而生的成为了一个记述当年我对生命的认识的故事。由于这部漫画的故事主线是说一支由自杀者组成的重金属乐队在寻找主音吉他手的过程中找到生命的价值,所以在当时的宣传中被称为是一个表现音乐,表现摇滚的作品。其实并不是这样。这是一个看上去黑暗,阴霾,实则是向往光明,渴望生命的感人的故事。
说她是被遗忘的作品,因为我在创作完每一部作品以后就会立刻对他感到不满。而这部《我的旋律》的单行本又是只有一半的内容,并且我对原稿件的保存非常在意,从不轻易拿出来翻看,感觉会把她弄脏,弄坏。所以,在之后的绝大多数时间中,我看的《我的旋律》都是被删节的不完全的,无法表现出原有情感的《我得旋律》。所以,她就在越来越多的创作中被我淘汰,遗忘了。而在这次的重新扫描中,我再一次完整的感受了她。我看到了美好的向往和对生命的礼赞;还有一个少年的执著于坚强。我仿佛看到了我自己。我相信一个人的美丽的内在是一团火,但是这团火太容易被世界的风雨所毁灭,所以,要做一个坚强的好人,就一定要给自己戴上一幅坚实的金属铠甲,遮风挡雨。在这几年的成长中,我过分的重视了对金属铠甲的打造,将善良看作一种软弱。在看到《我的旋律》的时候,我又一次修正了我的人生路线。虽然只是很小的角度。
我要感谢你,《我的旋律》。
并且我相信,你仍然是一束黑暗中明亮的火炬,光随微弱,但仍然是星空的一部分!

以下的图片,是法语版《我的旋律》的上下集两个封面,和一些在当年内地单行本中被删节而这次会出现的部分截图。



 

新的漫画《80革命》!!NewComic COMING!《80REVOLUTION》

前一段时间画完的一个短篇漫画《80革命》。创作这个漫画的原因是因为对童年的向往和现实的不满的一种态度。

在我的记忆中,我出生和成长的童年,20世纪80年代,是充满阳光的,温暖的。每一天都是如此。在那个时代,人们还有理想,向往英雄。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最想做的是一名解放军战士,站在英雄纪念碑前庄严威武的首位天安门广场;或者端着49式冲锋枪战死边疆的沙场。那个时候的年轻人,他们为了自由和理想举起拳头向一切的不公正与不合理示威抗议;那个时候的成年人,心中还保留着一面用无数的革命烈士鲜血染红的红旗!!!

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一切都消失在了人潮人海之中。英雄被嘲笑,信仰被抛弃。连天空也不再温暖明媚,一切的主人只有金钱。

80年代出生的年轻人,没有理想,因为这个社会没有理想;没有信仰,因为这个社会没有信仰;有的只是光鲜幸福的外壳和空洞的灵魂。我们崇拜曾经凌辱我们祖国的日本和它们的文化,接受美国的糖衣炮弹,甚至连我们的奴隶-高丽的小丑娱乐也奉若神明。为什么?因为我们什么也没有。我们的民族和国家抛弃了曾经的好与坏。所以我们在出生的时候就一直在失去!

所以,事情需要得到改变。我们现在同样到了最危险的时刻!80年代的人,年轻人,应该反省,并找到改变的出路。做一个响当当的人,做一个响当当的中国人!!!

这,就是一场革命!

《角落的高处》

画完了这个给法国出版的漫画,收集在漫画合辑《Beijing》里面的我的作品《角落的高处》。不知道能不能在中国看到,如果正式渠道不行。我会在这里贴出来的!就在马上要完成这个作品的时候,我修改了结局,我想要法国人知道,你们对西藏和中国问题的看法是错的!因为你们愚蠢的教育和思维!

poster